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8054388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共同出彩,无法产生于正义湮灭的悲鸣声中  

2014-07-04 18:5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同出彩,无法产生于正义湮灭的悲呜声中

人,生于世,谁不渴望成功!特别是处于生命勃发期就投身于“江湖”而进行自主创业的年青人。

可为什么,在当今社会中,那许多拥有各种背景的官二代们随便玩一把“创业”,很快就能“事业大成”,财源滚滚。而贫家子弟们的创业之路,总是断不了一步三难, 三步一险呢的艰辛(附在后面的举报文字用事实道明了这样的艰辛)?

欲答必先问:当今社会中,同样是年青人,拥有一样的向着生命的高等级攀登的正义阶梯吗?

人世间,从来就有高级正义与低级正义之分。那些众心仰望的高级正义,大多是由执政集团的成员们由善,由爱,更由雨果笔下卡福汝主教那样的由忠贞的信仰所 发散出来的善行来实现的:比如,穷人的孩子白手创业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来于政府方面天使般地关怀与照应:怅惘时,有人真情地鼓励;困难时,有人真诚地扶持;受到恶人欺凌时,有人进行强力地正义庇护。

可悲的是,这样的高级正义,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所幸的是,我的儿子在自己的创业过程中,根本就没指望过。他,就连实现社会基本正义必须向着弱势者倾斜的政府行为,也不去想象;甚至连上海各级政府一贯鼓励倡导与承诺的,对于创业大学生予以经济资助与扶持政策的允诺,也当作一种奢望。因为他知趣:现实社会中来 自官方的,由美德与善行而转化成的雨露阳光,都属于奢侈品。它们,只属于少数出身高人一等的衙内们,少爷们,于我儿子这样的贫家子弟从来都是无缘的。

可是,如果连法律,只能为社会成员提供最为基本,最为偶然,最为残破,最为可怜,只有在犯罪行为出现时才有可能出现的低级正义,都被无情地剥夺了,剥夺得连一点渣儿都不剩了,那么……。省略掉的话,不说也罢!

社会的不公平,我们可以容忍千千万万。但是,我们的儿女们于生命起点上遭遇的种种来自统治者人为制造出来的不公平,难道不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最为寒心,最为悲愤,同时也最不能容忍,最为恨入骨髓的吗?

同为年青人,只要付出同样的努力,就应当获得同样的成功。这是天理,更是普罗大众的应求应得之理。正如新一代国家掌门人推出的执政信念:共同努力了,就会“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可是,这样的共同“出彩”,这样的共同“梦想成真”的实现,需要拥有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而这样的社会环境 ,需要统治集团的众多成员捧出真心才能创造出来。问题是,这些被权力推到人上人宝座的老爷们愿意吗?他们愿意舍弃特权,将自己的子女置于与平民子女同等的受教育环境,同等的社会资源分配的起跑线上吗?说得深入一点,就是当今的中国官员们,他们愿意跨出这利国利民,可为天地称道,可为万古传颂,却在一定程度上自损眼前物质私利的关键一步吗?

我想,他们不会愿意的!因为,他们的思想压根就没有做好准备。中华民族正在急迫呼唤的那种身在专制中,却能超越于一党之私,并将民族大义与普世真理当作至高使命的大心胸,大境界,在我们的官员们中能有多少?恐怕,很多人的屁股还赖在在官贵民贱的封建等级体制的龙椅中而不肯挪窝呢。甚而言之,一些极端者似乎还会梦想着再退一步,退到等级身份更加森严的奴隶社会中去呢?

我想,如果他们“不愿”的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那么,中国社会底层的贫家子弟们,就像我儿子一样,总是得不到高级正义的滋养;同时,也总是逃避不了从属于法律的低级正义的遗弃与绞杀,那么,他们孜孜以求的“共同出彩”,还有所谓的共同“梦成成真”,就无异于“水中月,镜中花”;也无异于一个“中国特色”的黄梁美梦!

所以我说,“共同出彩”,无法诞生于正义湮灭的弱势者的悲歌声中!


仇海洋 写于2013年4月28日




附:摘录一段我的举报文字

两个温州籍房东,纠集一伙歹徒,说不出任何合法理由,只是凭借暴力进行砸锁破门,强行闯进了我儿子的创业公司,偷光、砸光、抢光了他于三年艰辛创下的一切。且不说难以估量的隐性资产,其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六七十万元。

问,歹徒们胆量从何而来,竟敢如此横行不法?却原来,他们的老大,就是当地的治安部门——上海市徐家汇派出所。为何敢于直指其名?因为我的手中握有一纸铁证,上面赫然盖着这个派出所于此次暴力侵权行动中表明自我身份的公章大印。

强势方说,他们之所以“行动”,是因为“有理”在先。在此,我姑且不论真如他们所说,其行为就合天理,合王法吗?只想彰明,他们真的“有理”吗?

情理:两个腰缠万贯的有钱人面对一个二十一岁白手创业的年青大学生,非要采用暴力手段而将其事业彻底毁灭。这样的行为,合人性吗,合情理吗!

道理:侵权行动开始的那一天,距离他们跟我儿子当面商定的还款日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作为人,如此的背信弃义,难道不失道,或说不无耻吗?。

此外,更有让人不齿的失道之事:有一次,双方五人在场,温州人收取了我儿子当面交付的一笔三万五千元现金。只因见我儿子没要收条,便昧起良心,强说没拿(认为 我儿子手中没有证据,便恶意打起经济官司。结果,一个小小不然的民事赔偿官司硬是熬了一年半,最终闹到了中级法院,才由证据链地充分对接而使真相大白)。而于此案中,他们的所谓“有理”,主要依附的就是这笔钱的数目。

法理:双方共签的租房合同中明确规定,累计拖欠房租一个月以上即认作合同违约。可是,一个月的房租就是34717元。而我儿子差的钱:按总数(包括物业管理 费与电费等费用总和)计8139.15元。若只按法律合同计,他们倒差25899.27元(总数中的物业费与电费的数额跟租房合同既无涉,收取人也不同)。于是,上海中院于终审 判决书中明确认定——合同不够解除条件(数字与黑体字均为判决书中原文字)。

上说,已将诸理彰明,其中法理的清白更是昭然若揭。然而,面对着一丝一毫的“理”都不占的情势,温州人就敢使用暴力;徐家汇派出所的主事人就敢公然违抗警察不 得参与民间经济纠纷的司法铁律,不仅参与,还煌煌然地充当起主持人的角色。太疯狂了,一个社会中的司法之黑竟然就能黑到如此蛇鼠一窝的地步。试想,深陷其中的我能不冤深似海,而又投诉无门吗?维权上访四年了,能不伤痕累累,一无所有吗?

在此,我泣血恳请国家级领导为我伸张正义,使得此案通过刑事立案后正规的司法侦查,彻底查清并向全社会公布此案的全部真相,使得黑白早日得以彰,善恶早日得以报!


仇海洋 写于2013年4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