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8054388的博客

 
 
 

日志

 
 

【转载】(原创) 三年多后,我更不知道  

2014-07-04 19:1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多后,我更不知道


作者:仇海洋

三年多来

 身陷一个冤案中的我

 不知是因为脑子受刺激太重

 还是因为眼下的世道确如一团乱麻

有许多

 原本明白的事理

 现在却糊涂了

还有许多

 原本就糊涂的事理

 现在更是变成了浆糊

不知道

 这些精神病状的产生

 源自何方

 出于何故

为寻缘由

 我曾无数次

 问天

 问地

 问人心

 问上帝

可总是

 一样的徒劳无益

 一样的枉费心机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为什么

 在我生存的这个世界中

 有那么多富人

 有那么多官员

 因为资本的拥有

 因为权力的强大

 针对于整个社会的掠夺

 针对于弱势同类的相残

 总是越来越狠

 总是越来越烈

甚至

 越来越常态化

 越来越表面化

 越来越呈现末世般的疯狂

 越来越导致整个社会的全方位分裂

导致了

 反真理

 反进步

 反苍生意愿的恶行不断发生

导致了

 反道义

 反法律

 反普世价值的恶潮不断泛滥

结果是

 中国人的道德形象越来越恶劣

 中国社会的法制现状越来越污浊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关乎我的冤案故事中

 二位资本雄厚的富人

为什么

 心肠就能那么狠

 行事就能那么毒

面对着

 我的儿子

 一位二十一岁的白手创业男孩

 只为一点欠款

 总计几千元钱

 便痛下杀手

 先是强行撕毁合同

 然后纠合恶徒

 强行撬锁入室

 疯狂地实施三光

 偷光

 砸光

 抢光

 一场惊骇天下的浩劫过后

 男孩的一切全部完了

 财物没了

 公司散了

 事业完了

受其牵扯

 与之命运一体的老父老母

 也从此

 被推进了生命的地狱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为什么

 这两位富得流油的温州有钱人

 竟能为了钱而生出暗昧之心

 居然为了钱而做出龌龊之事

有一天

 在上海华亭宾馆楼下的深发银行大厅

 双方五人在场

 其中一位亲手接过男孩的3万5千元现钱

 只因没写凭证

 竟然耍起赖皮

 厚着脸皮强说没拿

 即便面对法庭

 也一样地咬牙坚持

 全然不顾

 自己脸上青红相间地丑态

 甚至不顾

 在场众人溢于言表地轻蔑

如此一场

 丑陋不堪的人性闹剧

 如果不是证据链的对接而使真相出水

 很可能

 此刻还在无限期地上演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被暴徒们活生生抢去的几卡车财物

 到底去了何处

 被砸了

 被卖了

 抑或被瓜分了

其中

 那台一万多元的电视机

 还有那很多电脑

 在强徒们的家中

 播放着的

 到底是

 冤魂的悲泣

 还是恶鬼的狰狞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治安所辖地徐家汇派出所管事的

为什么

 就能那么轻薄

 就能那么贪婪

居然在

 一点不了解实情

 一点不明白上门的客户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甚至连对方购买权力的过程中究竟说了多少鬼话

 这些鬼话中有多少成份是专门用来欺骗自己的都不清楚

竟然就像

 猫闻到了腥

 狼看见了血

 那样的趋之若鹜

 那样的迫不及待

全然不顾

 因此而伤天害理

竟然不怕

 因此而触犯刑律

即刻

 欣欣然地祭出象征着法律的大红公章

 煌煌然地启动起代表国家强权的执法机器

 伤心病狂地朝着弱势者一方

 以泰山压顶般的气势

 恶狠狠地碾压起来

全然不顾

 受害方绝望无助地嚎哭

甚至不理

 公安警察不得干预民间经济纠纷的司法界定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那一些

 派出所管事的上司们

 那一些

 上司的上司们

他们

 面对着我

 一个下岗工人

 当今中国社会最为典型的弱势草民

 在强弱对弈中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受害者

心肠

 为什么就能那么硬

灵魂

 为什么就能那么冷

使得我

 漫漫三年多的维权上访

 一次次遇到的是无义的冷脸

 一处处见识的是无理的推诿

 一回回经历着的是无道地拒绝

 一场场感受着的是无情地打击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这些大领导

 面对着一个母亲地无数次泣血投诉

为什么

 就不能认真地查一回

为什么

 就不能仔细地访一下

此案中的双方当事人

 究竟是谁出尔反尔

 究竟是谁背信弃义

 究竟是谁对着法庭也敢信口雌黄

 还有

 我儿子差钱的数目究竟是二十几万还是几千

 合同的违约者究竟是谁

 派出所支持“搬”东西的大印究竟有没有盖

 封门封楼撬锁加锁抢劫等违法行为究竟有没有发生

其实

 有些事一查便知

 有些事一分析便明

 因为大多已有铁证

 更因为光天化日之下的犯罪知情者众多

然而

 三年多了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

 那么多的官员

 就是没有一人愿意这么想

 更是没有一人愿意这么做

而是习惯性地

 能拖就拖

 能踢就踢

 能包就包

 能掩就掩

结果

 受害者血泪凝结成的文字稿

 都被当作了碍眼的废纸

 受害人母亲冤情的申诉信

 三一转

 全部转到了犯事官员自己的手中

 或者是他们亲爹一样直接上司的桌上(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工作人员的官面答复)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当下中国的不公之事为什么就能那么多

本来

 压制强暴

 扶助弱小

 天下为公

 实现正义

 这些社会主义国家执政者的必守信念

 反而在自己的阵营内部快速地趋向于湮灭

直使得

 官场的兽性

 犹如毒雾一样在中国的大地上可怕地弥漫

直使得

 当下的中国

 豺狼当道

 妖孽横行

 好一个神州大舞台

 到处都在上演着狼吃羔羊的活剧

 好一个华夏大森林

 遍地可见丛林法则演绎出来的白骨

近一段时间

 我总在想

 有了三年多时间的积累

 那两位邪恶得过分的温州人

 因为拥有雄厚的资本

 当下

 很可能活得更好

 钱更多

 势更大

近一段时间

 我还在想

 有了三年多时间的滋润

 那些助纣为虐的官老爷们

 因为拥有公权力的阳光雨露

 当下

 很可能活得更爽

 官更大

 人更牛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

 在资本的血腥挤压之下

 在权力的专制绞杀之下

我的生命

 还能维持多久

一直以来的我

 因为

 长期绻缩在人性的荒原上

 更因为

 长期冤居于官性的刀俎下

曾经无数次地

 悲过

 哭过

 骂过

 恨过

此刻的我

 心业已枯萎

 泪早已干涸

剩下来的

 唯有冤死鬼一样的颠狂笑声

即是从

 裸露着的

 畸变了的

 残破不堪的灵魂里

时不时发出的

 恶狠狠的嚎笑

 阴惨惨的冷笑

更多的时候

 则是那种连魔鬼听了也感悚然的泼天干笑


三年多后

 我更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可有一件

 却知道得非常清晰

 当今的富人

 太贪婪了

 当前的官场

 太腐败了

 当今的社会

 太黑暗了

如果

 执政党人

 还是没有壮士断臂之决绝

 政府官吏

 还是没有追求凤凰涅磐之宏志

那么

 一个已经风风雨雨走了近百年的政党

曾几何时

 因为拥有千百万忠于主义的殉道者

 因为拥有无数散尽家财而赤诚为民的热血者

 用自己的忠诚

 用自己的牺牲

 用自己在断头台前的壮烈

 用自己永载史册的不朽业绩

 向着世界东方的这块古老的土地投射过光明与温暖

 并获得亿万苍生真心欢呼与拥戴的中国的普罗米修斯

必将

 在不远的将来

 悲哀地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直至被中华民族的历史

 直至被整个人类的历史

 彻底抛弃

 直至埋葬

 


仇海洋 2012年11月1日写于 上海松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